新余信息 历史文化 教育学习 驾考专栏 生活居家 情感人生 电脑上网
社会新闻 职场社交 新余校园 英语语言 财经频道 健康养生 休闲艺术
头部广告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居家 > 旅行 > (原创)乌镇纪游(江西聂朋 )

(原创)乌镇纪游(江西聂朋 )

  时间:2020-01-28 19:37:28 阅读:

  2015年5月2日,在上海逗留期间,我们根据中国青年旅行社上海分社提供的乌镇一日纯玩游的资料和报价,以散客拼团的形式参加180元乌镇一日纯玩游。然而,一日纯玩游变成了一日购物游,这一天的前后两段时间被导游拉到桐乡市的珠宝公司和丝绸公司游购水晶和丝绸,而中间最关键的乌镇之旅被大大压缩了。虽然如此,乌镇之美仍然令我大开眼界!

  早上6:30,我们被旅行社拉到一个集散地,作为散客拼团,在一位陈姓导游带领下,于7点多乘大巴车开出上海。一路上,导游向我们讲解了景区概况,理由是景区人太多,不便于集中讲解,只能先在车上宣传。但脱离乌镇景物的介绍实在是乏善可陈。随后导游又收集了游客每人30元的船票和每人30元的午餐费,并给每人发放的团队圆徽贴在胸前以示区别。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被拉到浙江桐乡市蒂泰尼珠宝公司,听导购员介绍水晶知识,有些游客经不住诱惑,购买了水晶制品,大多数游客只是在出口必经的特产超市捎了一些《孝母饼》、《姑嫂饼》之类的土特产商品。

  走出珠宝公司,中雨不断,好在大巴车终于奔向了乌镇,到达乌镇之时,已是响午。水乡之景初露锋芒。在步入景区之时,我发现了乌镇景区管理制度有其独特之处,它实施的是母子票制度,每一个旅游团由1张母票和若干张子票组成,检票进入时,必须先检导游手中的母票,如此,游客所持的子票才可以进入,此种制度有利有弊,好处是更有利于加强导游与游客的联系。

  刚过入口,导游安排我们乘乌蓬船游览乌镇风光,一路前行,两岸是黛瓦粉墙的房屋、波浪般弧形延展的墙庑和横竖交砌的青石板路以及绿油油的垂杨之柳,其间点缀着一些亭榭轩台等传统建筑小品,许多房屋封护山墙多姿多彩,有五滴水式叠落山墙,也有双坡屋脊,圆形屋脊和元宝形屋脊。其中呈几字状的元宝脊最为美观,两边的垂柳,介于水屋之间,显得清翠可人,随着船行景换,不时冒在前面的石拱桥、石梁桥,将乌镇的水乡风景划分为一个又一个景观区段。我兴奋地走出船仓,站在船头上拍摄两岸风光,为了更好地摄入更多的风景,我迅速换上广角镜头,一路狂拍,直到西端的下河码头。

  下了码头后,等到分船驶来的本团游客到齐后,导游手持兰旗,带领我们走出关口,向右拐过一座石桥,通过一座飞檐高挑的戏台时,一位八旬老妪正在展喉演唱花鼓戏,这里不唱越剧和沪剧,而演唱花鼓戏,令我实在想不通,在我的印象中花鼓戏应该是湖南的宝贝遗产,不知什么时候传播到这里来了,难道是镇压太平天国的湘军带过来的?边走边想之际,我们随导游来到一家定点餐馆用膳。餐馆设施太差,所坐之具只有櫈子,没有椅子,更没有衣帽架之类的悬挂之物,所带双肩包和相机包,只能一个背着,一个搁在弯曲的双腿之上,以这种姿态吃饭,很不舒服,却又无可奈何!中国的旅游品质为什么难以提高,就是不注重细节,让游客吃饭不舒服,也是其中重要的原因。这次吃饭所上之菜,豆包类及豆腐有点苦味,不知是变质了还是放久了,总之难以下咽。饭色虽然发黄,好在有酸豆角、呙笋、西红柿炒蛋勉强可以拌着下咽,其他菜则寡淡无味。我左手边的两位美女吃到最后,忍无可忍,不得不拿出自己的面包来吃。

  吃完中饭后,已近下午2点,导游为了挤出到下一个购物点的时间,竟然要求我们下午3时许上车离开。为此,他不给我们参观修真观的充足时间,也没有让我们参观汇源当铺和翰林第(皮影戏),在戏台前草草讲解一番后,就领我们从饭前下船处边上的陆路通道再次检票进入。本来游客先吃完饭,可以提前检票行动,而母子票制限定了游客的自由,如果导游私心太重,为了尽早将游客拉向下一个购物点,必然会压缩游客的时间,影响游客旅游的品质,这是旅游之大患,游客大多第一次来乌镇,多为乌镇美景而倾倒,有恍如隔世的感觉!必然想多看多照,慢游细品,而导游无数次带团来乌镇,早就审美疲劳,身在福中不知福!而且导游上岗前接受的是快餐式的简单培训,文化水平普遍不高,缺乏对乌镇文化底蕴的深层品味,因此,每次带团前来,他的潜意识中是巴不得早点离开乌镇,带游客去他有回扣的购物点,游客与导游的需求不同,审美不同,也造成了旅游中的矛盾与冲突,游客心中最为珍惜的景观,也许在导游眼里不屑一顾,许多导游讲解时敷衍了事,毫无激情地机械式背诵讲解词,也成了导游时的常态,导游往往成为旅游的局外人。所以导游与游客永远不会同心同德,这就大大影响了旅游的品质。如果哪一天,导游真正愿意与游客同游每一片美丽的景观,那才是中国旅游的真正春天!

  由于我们开始是由东向西走水路游览乌镇两岸风光。折返时,我们更由陆路游览乌镇风光。一边走在石板路上,一边拍着照片,遇到一座横桥时,便拐过去,我发现在桥上取景效果最佳,于是一边过桥,一边拍摄。还有一些为景忘身的游客竟然长时间停在桥上四面取景拍照,桥边的保安纷纷招手,催促游客不要在桥上停留拍照,以免挤撞落水。但桥头取景往往是游客追求良好拍摄效果的最佳选择,这也是旅游中的一对矛盾。走过桥后,便进入历史街区,先后游历了茅盾故居、钱币馆和木雕馆,茅盾馆多是历史照片,没什么真正的文物值得一看,最值得看就是房子本身。钱币馆没有多少像样的展品,木雕馆则真正有些内涵,馆中最抢眼的是满雕的房屋月梁,其次是数根图腾状的木雕粗柱,还有一些牛腿、斗拱、雀替、花板之类的古建筑雕刻构件,感觉有些古味。这里人山人海,是真正的摩肩接踵,我按照导游提示的方向行走,却是逆行方向,迎面不断拥来层层叠叠的游客,大有泰山压顶之势,由于担心发生踩踏事件,我赶紧沿着横桥拐了回去,由此错过了历史街区的其他景观,我不得不重新沿着陆路的廊庑向东行进,边走边拍,估计拍了数百张照片。乌镇风貌尽入我的眼帘及相机之中,但遗憾的是没有来得及游览宏源泰染坊、民俗馆和最有看头的百床馆。因为导游限定下午3点多离开乌镇,而按网上一日游的说明应该是下午5时离开乌镇,我们在乌镇的美好时光被可恶的导游活生生地掐掉了一个多小时。乌镇是一座百看不厌的好地方,值得慢游细品,由于导游或者旅游企业的私心和唯利是图,导致了我们在乌镇旅游的品质大打折扣,虽然打了折扣,乌镇之行仍然可以带来了很多惊喜,也摄取了许多图片素材。


请记住我们的网站:新余网 www.xiny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