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余信息 历史文化 教育学习 驾考专栏 生活居家 情感人生 电脑上网
社会新闻 职场社交 新余校园 英语语言 财经频道 健康养生 休闲艺术
头部广告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频道 > 金融知识 > 【GO*SU特辑】白虹:破解大规模社会问题,呼唤社会价值投资

【GO*SU特辑】白虹:破解大规模社会问题,呼唤社会价值投资

  时间:2020-02-13 00:00:00 阅读:

9月8日,由社投盟举办的“投向美好——社会价值投资的升起”主题活动亮相Slush上海全球创投大会,作为【GO*SU 】闯成社创独角兽项目的系列“共闯”活动之一,这是中国顶级创投大会Slush第一次引入社会价值投资主题的活动,也是社会价值投资首次亮相大规模科技创投的舞台。

社投盟秘书长白虹出席大会,并作了“中国社会价值投资全景”的主题分享。

社投盟秘书长 白虹


01


社会价值投资的演变

法国的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有一幅非常著名的作品《丑之美》,他说生活中根本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而我们说,资本从不缺少对美的钟情,只是缺少追逐美的心情。

现在,有7.8亿的成人、1.3亿的儿童现在还不识字,有40%的海洋在重度污染,而且这个污染程度还在扩大,30%的物种已经灭绝了。这些问题有什么特点?

第一,它成为我们全人类的刚性需求,我们需要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地球。

第二,这个问题规模如此巨大,乃至于它产生了海量的需求。

第三,目前它是如此困扰我们,所以还是我们现在提供产品服务的一个洼地。

在这种情况下,它呼唤资本,文明要进行不断的演进。也就是说,在从史前时代,也就是马克思讲的第一个血和肮脏东西的时代进入到资本文明1.0的阶段,它要先不作恶。在现在的中国来讲,我不向那些网络的赌博类的游戏,不向灰色产业投资,但这个仍然不够。

进入2.0阶段的时候,就需要我们更多的考虑和关注到他投资的方式和风控的问题,这样就有了责任投资、ESG投资和可持续发展投资。

时间推移到2007年,这个时候由洛克菲特基金会和大通曼哈顿这样的金融机构联合提出了影响力投资,作为资本市场一种新兴的另类投资的概念,影响力投资就是我们看到一种新3.0时代的投资。

它的变革和颠覆之处在于以往的资本是以追逐利润最大化为目标, 3.0阶段影响力投资第一次把解决社会问题放在了资本使命的第一位。

愿望非常美好,那么现实呢?从2007年推出一直到2016年,走过了十年的时间,全球影响力投资也仅仅达到了1140亿美元,这数字听起来很大。但是在全球投资仅仅占了0.21%。

而实践推进到2017年的年底,这个数字就涨到了2281亿美元,涨势也喜人,但是在投资当中占比仍然是少的可怜的0.3%。

所以如何让这个投资成为资本市场的主流,如何在商界中动用这些投资主体投入到这个当中来?只有我们把边缘的游戏玩成主流的游戏,这个时候我们才会引起真正的不断提升的社会价值投资。

 

如果要推动它的话,大家总在争论说我们是要建个平台还是要建立一个生态?其实发展的道路从来都不一样。我们看中国,如果把资本的供给方、需求方、中介方政府机构第三方这些所有的参与方都识别起来,它就会形成在大的平台当中一个活跃的生态圈。

但是痛点问题在哪里就跟所有的互联网创业、科技创业一样,我们都在思考,只有抓住这个痛点才能把它推动起来。


02


社会价值投资的三大痛点问题

从中国到全球都存在着三大痛点问题

第一,没有共同语言。什么是共同语言?当我们这些NGO的人站起来跟你讲,我们如何解决近3亿孩子的文盲问题,我们如何解决40%的海洋被污染的问题?而我们真正拥有海量资源的这些经济主体会问,请问你能给我达成的资本收益率有多少?我现金流怎么匹配?我应该在市场上如何完成估值?

这就是我们经常讲的叫鸡同鸭讲,我们要破解这样社会问题,必须要动用主流资源,而动用主流资源的前提是必须有一套通用的语言,这一套通用的语言回归到核心词就是“价值”。

当我们在市场上去估值的时候,估值的基础是它的价值含量,而在破解社会问题的时候所创造出来的仍然是对于人类社会和国家的价值。所以我们找到了共同语言的基础。但是如何去解决有了共同语言而标准缺失的问题呢?

社会价值投资联盟协同了42家机构,一共是68位公益的智库,而且其中1/3的专家来自于资本市场。我们在14个月期间里进行了12轮的国际对标,联合推出了“发现中国义利99”

我们首先对中国资源最大的拥有群体——上市公司进行了全价值的评价。这个报告在全球第一次对一个公司创造的财物价值和创造了社会和经济价值进行了全估值。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生成了上市公司的排行榜,在排行榜的基础上生成了可以对接资本市场产品的金融指数。

 

最有意思的是,做了五年的回测,从2013年一直到今天,我们每一个交易日都会在官网上公布指数的走势。可以发现,义利99指数从2015年的10月份开始,一直领跑所有的市场指数,包括上证50、沪深300,以及新登陆中国的MSCI、深成指等等。

这个结果出来的时候,震惊了整个资本市场。因为以往我们认为一个上市公司一定是它的财报的表现越多、可收购价值越多,它的估值表现越好。但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资本方真正能向创造社会经济环境综合价值去迁移。

第二,标的短缺。很多投资人说我可以来给你投资,请问你真正有竞争力的标的在哪?好的投资项目在哪?所以我们协同了美国硅谷的奇点大学、深圳证券信息公司联合推出了【GO*SU】闯成社创独角兽。

 

我们在中国物色这样一批既能够高速成长,同时能够大规模解决社会问题的未来社创独角兽,在这个项目当中,借助科技的力量,把科技作为一个翅膀,实现指数型的增长,破解大量的养老问题、教育问题、能源问题,用商业作为运营的主体,用资本的手最后去实现公益的使命。只有这样,才能破解刚需、海量、洼地的社会问题。

第三,最大的痛点还是在于我们供给方,也就是资本提供方。

回顾中国,在2015年开始系统性地推进社会影响力和社会价值投资,而我们现在也涌现了一批像乐平基金会、方基金会这样的基金会以及专业化的社会价值投资机构去支持这些社创独角兽项目。

但是力量够了吗?达到了能够触动主流和主体的目的了吗?这个道路还刚刚开始,努力还远远不够。如果说一个真正健康的社会,它是既公平又有效率,我们在左与右互搏时候发现左与右都不可偏废,一个市场如果没有了公平,一定是失去了市场运营的基本环境。如果不去追逐效率,我们最终将受制于GDP不断下滑。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把真正的经济的主体调动起来。

他们是谁?他们就是那些大的银行、证券、基金公司、我们大量的资产管理公司、信托公司以及政府海量的政府引导基金,以及我们的社保基金,他们其实都可以投到民生相关的这些领域来,这才是真正的主流和主体。

而在这个浪潮中的先行者一定是有使命感的可以洞察到发展未来的投资机构。


请记住我们的网站:新余网 www.xinyu.cc